Boa noite amor / 晚安,我的愛


傾盆大雨的深夜,想起最近在聽的葡萄牙女歌手Luisa Sobral唱的Boa noite amor「晚安,我的愛」。一把簡簡單單的吉他,配搭她充滿靈魂的淳淨歌聲,十分寧神。

Boa noite amor的原唱者為Francisco Matoso,全名為Francisco de Queirós Matoso,1913年8月4日出生於巴西里約,是當代非常重要的音樂家,影響後世深遠。詳細資料容我下次介紹。


說回這首Boa noite
amor,據說是巴西1932年時最重要的歌曲之一。1932年,聖保羅州人民發起巴西史上對抗獨裁者瓦爾加斯(Getulio
Vargas)的首次革命,同時也是巴西境內最後一次發生的大型武裝衝突。3萬5000名反抗軍與10萬名聯邦政府軍,在聖保羅州內地巴萊巴河谷一帶展開
激戰,多座城市遭炮轟,從7月9日到10月4日,造成數千人死亡。

雖然聖保羅起義失敗,卻為巴西1934年頒布第一套民主憲法鋪路,結束舊共和國體制。至今每年7月9日,巴西聖保羅市都會在伊比拉布耶拉公園「憲法革命先烈紀念碑」前舉辦遊行,向那些為革命捐軀,現在紀念碑下長眠的先烈致敬。

當時局勢危急,人心惶惶,身邊任何人事物可能隨時失去。大概是因為如此,這首歌在某一程度上大大安慰了民心。也許明日將不再見,而我們擁有當下,擁有一切,彼此之間的聯結如此強烈,能跨越入彼此的夢境,繼續相守,瞬間永遠。

Francisco Matoso於1932年的原版請點這裡。翻譯下面貼的Luisa Sobral的版本則省略了第一段,從從第二段Boa noite amor開始唱起。

這首歌跟1958年贏得Eurovision歌唱大賽的法國歌手André Claveau,其參賽歌曲“Dors, mon amour"有異曲同工之妙呢。

另這首歌是葡萄牙文,我是根據西班牙文以及拉丁文的基礎翻譯的,譯成英文給巴西朋友看,他們說文法有點小出入但是意思有在,也有幫我修改一下。而我真的好喜歡這首歌,也希望它能陪大家暖暖的入夢。

 

 

 

(圖片來自http://blog.annettepehrsson.se/2010_11_01_archive.html)

Boa noite amor
(Jose Maria Abreu / Francisco Matoso)
翻譯︰薇達

Quando a noite descer  當夜幕低垂
Insinuando um triste adeus  必須哀傷的道別
Olhando nos olhos teus  我望入你的眼帘
Hei de beijando teus dedos dizer  親吻你的手指,如此說︰

Boa noite amor  晚安,我的愛
Meu grande amor  我的摯愛
Contigo eu sonharei  我將會夢見你
E a minha dor esquecerei  我將會忘記我的痛楚
Se eu souber que o sonho teu  若我能得知,你的夢
Foi o mesmo sonho meu  與我的夢相同

Boa noite amor  晚安,我的愛

E sonha enfim  夢境的最終
Pensando sempre em mim  記得想著我
Na caricia de um beijo  親吻中的愛撫
Que ficou no desejo  伴隨無限的渴望
Boa noite meu grande amor   晚安,我的摯愛

Mais c’est La vie.


深夜回家的計程車上,電臺播著小鄧的歌︰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裡。日子過得怎麼樣,人生是否要珍惜。

動人得每個毛孔都在嘆息。

如果沒有遇見你的「如果」,陳述的是一種假設,所以種種從如果衍生而出的想法並不算成立吧。

但人類總喜歡揣測不能被成立的東西。人心總戀慕生命的另一種可能。

如果那天錯過那場朋友的聚會,如果稍微遲疑而決定不赴那個人的約,如果沒上這所高中而去了另一所,如果沒有選擇出國深造而留在家鄉與他廝守,如果拒絕了他的牽手他的吻,如果堅持只當朋友,如果沒有回那封電郵…

種種如果。太多如果。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裡。其實自己總能回答這個問題︰如果沒有遇見那個人,也會遇到另一個人,展開另一段感情,經歷類似卻截然不同的悲喜。直到某日那人因種種因素離去,靜夜悄然問自己︰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裡。

攤開來看生命其實多麼諷刺的多麼公平。

有些人喜歡對別人說︰如果沒有遇見你,我會怎樣怎樣,過得更好,不會傷得那麼深,不會淪落到如今這番光景,諸如此類的話。

每聽每駭笑。有些人就是可以理直氣壯把自己所有的失敗歸咎到別人身上,自己專心扮演受害者的角色。由他去吧,若人家要一輩子揹負失敗者受傷者的角色,任誰也沒辦法阻止。

經歷驚濤駭浪不見得就能刀槍不入,有句成語叫「百毒不侵」。但這世上何止百毒。

每一天都是變強壯變平靜的鍛煉。離開了學校,才明白人生有太多功課得用血淚用心碎要寫。Mais C’est La vie,萬年老話一句︰「這就是人生」。

我沒有時間討厭你。


「我唯一喜歡揮霍的東西是我的力量。」—— 可可香奈兒


前陣子在看《我沒時間討厭你:香奈兒的孤傲與顛世 L’allure de Chanel》,可可香奈兒的口訴自傳,由她的摯友保羅莫朗執筆整理。還沒看完就借給朋友去歐洲火車旅行,結果她竟然落在前往布拉格的火車上。看到她內疚得快哭出來的簡訊我也快哭了。


其實並沒有怪她,我本來就打算明年路經巴黎時去找這本書的法文版。中文版因為版權關係並沒有收錄法文版中,香奈兒創意總監卡爾拉格斐的手繪圖,看到翻拍,利落簡單線條圖像極美極動人。為了這些手繪圖,買下自己不擅閱讀的語言書籍也是值得投資的收藏。


說自己快哭了的原因,只是我習慣在閱讀時邊在書的空白處寫下當時的思緒感受,很多時候是一些對自己很私密的疑問,大部份都會延伸成我書寫的材料。因為這個習慣,所以有某些書我是不出借的,有些書只借給比較親密的朋友。我親愛的朋友們大部份看完只是靜靜的還給我,只有脾氣比我還兇狠的小堯兒不斷在給我圈錯字,大概是常幫她女兒檢查作業的後遺症。


如今在《我沒時間討厭你》的隨筆全部沒有了,我也不太記得到底當初腦袋翻騰了一些什麼。最記得的部份,大概是︰「當別人稱讚我時我覺得刺耳。無論是稱讚我美麗,稱讚我有才華,稱讚我有趣,稱讚我善良,我都會覺得刺耳。為什麼呢,為什麼呢。為何我能坦然接受自己的壞,卻不能坦然接受自己的好呢?」


我是在很傳統的東方教育下長大的。雖然如今,我母親已在我不間斷的反抗下抱持等同放棄的態度。從小我母親的管教方式是,無論什麼事情只要出了差錯一定是自己不對。這個大原則在某些事件上是對的,在大部份事件上是錯的。成績不好,一定是自己沒有用功讀書;老師偏心,一定是你不乖;男朋友劈腿,一定是你不夠好;老闆不喜歡你,一定是你工作不夠好。自己不好就要改,就要接受別人的教訓,包括他們覺得應當的建議,外加痛打一頓,或者接受一些讓自己尊嚴蕩然無存的處罰。


其實大至整個社會都是如此,女子被非禮強暴,因為她們穿得太少;被搶劫誰叫你要帶皮包,被攻擊因為他長得欠扁,被排擠因為你不討喜。諸如此類的,不斷不斷被否定,也開始習慣去否定自己,我漸漸漸漸站不起身直不了腰。另一方面,身體裡有另外一把聲音不斷告訴自己我沒有這樣差,有一些事實一些憑據告訴自己我並沒有這樣糟糕。有些人壓抑有些人屈服,有些人任那些不滿那些質疑那些抗拒全數爆發出來,成為大人們或者循規蹈矩的同輩們口中的「怪物」「壞孩子」「叛逆」「無可救藥」等負面份子。


我一直在「壞女孩」的分類當中。總是記得一件事︰中學時跟青梅竹馬的阿麥幾乎形影不離,阿麥的母親是中學的數學老師。有一次午休阿麥來跟我說,他母親叫他不要跟我走得太近,因為我的班導師說我是一個壞女孩,亂搞男女關係,會影響到阿麥的人格發展。


我愣著。那時太年輕了,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除了感覺受傷,不曉得如何對這樣的評語做出什麼回應。只是在上課時望著班導師,想著她給我的作文極好的分數及評語,找我聊天,說我太多愁善感心思細膩,嘗試開解我。我很疑惑。


其實現在我已經不記得當初如何對這件事情釋懷,大抵讓時間平息一切。但後來我會想,我們的青春期求學期,會不會有大部份都毀在身邊老師、大人的手裡。已經痊癒,還是嘆息。有時禁不住要問自己,如果沒有當初那些被加諸的桎梏傷害,後來的菱角會不會少一點,走起路來會不會順暢一點。


但沒有人知道的。我也是要到很多很多年以後,直到接觸的事情多了一些,得到的鼓勵多了一點,在知識的涉獵以及經歷上更寬闊了一點,才知道原來我從來都不懂得如何肯定自己,並且是哪一些原因造就我從來不懂得如何肯定自己。一些心結就此慢慢鬆解。開始接受自己的原型原罪,卻依然害怕去肯定自己。當過模特兒演員,知道自己不算醜;能說六國語言,知道自己不算笨;得過一些藝文方面的獎項,知道自己不算沒有才華。但當初的毒埋得太深,我太害怕使用自己肯定自己的權利,最後我只有用別人的愛來肯定自己的存在。愛是我知道少數可以讓我感覺溫暖的東西,於是絕對投入的把自己的需要及渴望寄託在別人身上,或者說,寄託在別人對我的愛及渴望上。


爾後想來,過去每一段錯誤而短暫的關係,其實根本不是愛,我只是用狂熱的燃燒去證明的自己的存在價值,用別人的泥足深陷來供養我需要的虛榮。


太不健康也太壞,被燒得渾身體無完膚是自己活該。這一方面真的是自己活該。不能等待別人來救自己,自救是唯一途徑,斷了腿也要沿著血跡爬行,瞎了眼也要摸索出一條生路。我知道我好像說什麼做什麼都很激烈,但這是我的方式。我要到太遲太遲,才知道才了解原來我可以選擇。


曾看到有人批評安妮寶貝的文字,說她太把自己當一回事。我也很常接收到這樣的評語,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然而我理直氣壯的覺得,把自己當成一回事是應當的,完全不把自己當一回事才有問題。肯定自己,是一種權利。愛自己,是一種義務。善待自己,是一種必須。表達自己,是一種藝術。堅持自己,是一種態度。放下自己,是一種身段。縱容自己,則必須斟酌使用。除了工作以及一些迫于無奈,我們的靈魂意識活在自己的身體裡,根本沒有必要一味去附和別人的聲音,跟隨別人的道路聽從別人的旨意。


可可香奈兒在《我沒時間討厭你》「女人呀,女人」篇這樣說︰「我從來就不是個英雄,但我選擇了我想成為的人,而我現在正如自己所願;即使我不被愛、不討人喜歡又如何。」王菲在「給自己的情書」那麼唱︰「你仰望到太高,貶低的只有自己」。我一直都知道我不是完人,但只要知道自己是誰,在做什麼,其他持反對意見的人事物,「我沒有時間討厭你」。


 



 

always on the road.


昇在即時通訊系統那頭說希望我不再恨他,我說有嗎,我哪有恨過你。他說是呵,那時妳生氣得像個小朋友。我說哪有,你不要栽贓。他說那,那時妳生氣得像個大嬸。


我又笑。我真的不太記得了,大概曾經很生氣吧。但是後來想想其實沒什麼生氣的理由。曾經剪過一部舊電影「忘情巴黎Forget Paris」的預告,不怎麼好看,跟我和昇之間的情節也沒什麼相似,只是同樣在巴黎起始也在離開巴黎以後變質。其實那段日子我是快樂的,沒什麼負擔的這樣在一個號稱世界上最美麗的城市小住。我想我最記得有關於昇,是每餐都由他做飯給我吃。呵,我總笑他如果不當電影導演的話可以去當廚師。由始至終,他從來沒給過我承諾,我也不要他一時的感觸。只是兩個寂寞的個體,在需要取暖的時刻,半誠實半隱藏的身體很貼近心卻不一定。然後就如地球自轉到背面就天黑,我們的聯結就此中斷。


後來我常把男女關係說得很淡︰兩相情願,難免傷害,儘量體諒,若真抵達一個無以為繼的地步,就好好道別繼續各奔前程。人生沒有很長,不要用憎恨抱怨報復浪費時間。我想這是最理想的狀況,但人的七情六欲太強悍,只能儘己所能去實踐去面對去接受去釋放。


但我心裡也清楚同時這是很殘酷的狀況,好像什麼東西總有一天總會消逝,太隨遇而安了少了那麼一些熱血沸騰仿彿過著沒有溫度的人生。只是因為太害怕受傷了,所以漸漸把懦弱昇華為倔強,把失望轉變為看淡,姿態看起來比較好看,久而久之也真的成為了支撐一個人在冷漠世界獨自生存的力量。追根究底都一樣,只是因為不斷被澆熄的渴望,或從來沒有被重視過的真實感受。


這些年來,從我生命中丟棄得最徹底的念頭大概是「只想愛你,不管能不能擁有你」,這種愛無反顧是我大部份痛不欲生的來源,也是我一直以來在愛情裡面的盲點。在當初跟阿肯的交換日記裡那麼自省︰「我太記得自己飛蛾撲火的樣子,愛得仿彿沒有明天,只要在此時此刻此地,此生可以在此地消耗殆盡,此生可以在此刻結束。而一切只是自己在催眠自己沒有明天。明天一直在眼前,時間從來沒有快轉倒退停止。明天依然會到來,會證明自己的失誤,會投影自己的悔恨,會追討自己的揮霍,會提醒自己的盲目。」


直到狠狠付出代價,才明白活在當下是不夠的。要有勇氣活在當下,就要有同等的勇氣承擔面對明天。有些快樂只是一瞬間,很多痛苦卻是永遠。


爾今愛情之於我而言,如同沒有人曉得如果夏娃回到伊甸園,會不會再受一次蛇的誘惑再吃一次分別善惡果的那般疑惑。而28女子如我,依然想嘗試相信也許我還有一些相愛的運氣,如果沒有傷害過太多人被上帝全數收回。依然也想再度去相信好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如果沒有因為揮霍過太多珍惜而被上帝下好事禁制令。


如果沒有,別過頭閉上眼睛,眼淚流乾之後是另一場天晴。


 


 

親愛的,妳值得擁有的不只是愛情。


臉書上時不時就有轉貼文章大海嘯,常常同一時間所有人都在轉貼同一篇文章。最近被轉貼的一篇最兇的,叫「謝謝你,勾引我老公」。


因為太多人轉貼了,多得我覺得自己好像必須趕流行的看一看。首先向喜歡這篇文章的朋友們說聲抱歉,以下純屬個人觀點。因為我看了無語,只差沒拍桌罵︰幹,浪費老娘時間!


我不知道這篇文章的作者是誰,也不能說這篇文章寫得完全言之無物。但我只是覺得,這篇文章裡作者的出發點,根本就是著了幾千年來主宰這世界折磨所有女性同胞的父權主義的道,心甘情願把自己踩在男人腳下,或者心甘情願把自己踩在以愛之名濫用女人寬容的男人腳下。


先從「謝謝你,勾引我老公」這個標題來說好了。首先,標題下得很欠揍。這讓我想到新聞每次都這樣寫「調查顯示,每年有十萬個女人受到性侵害」,而非「每年有男人性侵害了十萬個女人」。前後者都沒有錯都是事實,但前者是拿掉了關鍵字的事實,後者則是太直白的把一些大家知道的事實寫出來,等於直甩男人巴掌,讓男人顏面全失所以不被允許。這種狀況詭異到了一個極點,都已經20世紀,世界已經從當初飛鴿傳書發展到人手一臺iPhone,很多人的想法還是困在三寸金蓮時代。在一段關係或者婚姻裡,只要男人出軌劈腿,原配或者親戚朋友一定言之鑿鑿的指「一定是那狐貍精勾引我老公!」我的媽壓,所以閣下覺得妳老公純潔無邪如處子,只是那妖物法力太高強蓋過他的正氣?還是兩個人因為某些原因的剛好赤身裸體站在一起忽然妳老公滑了一腳,小雞雞不小心插入對方陰戶裡?還是該第三者霸王硬上弓?如果妳老公硬不起來怎麼交媾?


我不是支持第三者,當然有可能是他們採取主動,破壞別人家庭本來是不對的,不管如何她們都揹負著一定程度的責任,但不能把過錯全部推到第三者身上。第一物必自腐而後蟲生,第二男人要犯賤時沒有人能阻擋他們的獸性。小喬寫過一篇文章「通姦早該除罪化」,提到每次大老婆們捉奸大半都會原諒自己的丈夫,卻對第三者提告求償︰「男人才不會因為通姦罪感到害怕,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外面壞事作得再多也會被妻子原諒,第三者愛錯都算她們自己倒霉。」


所以「謝謝你,勾引我老公」這個標題,已經完全在膜拜父權主義的最高原則︰男人永遠是對的。再延伸向父權主義千百年來對女性的教導︰因為男人永遠是對的,所以他沒有錯,有錯的話一定有他的苦衷(因為被勾引),因為這些苦衷他是可以被原諒的。另外,身為女人,這個年代已經不流行三從四德,但媽媽還是常常告訴我們,社會還是常常告訴我們,女子要大方懂事,退一步海闊天空之類,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嫁給對方跟對方在一起就是對方的人,能忍則忍。但是媽媽跟社會都忘了,女子之所以會忍的原因,不是因為我們是女人我們應當如此,而是我們愛並且願意付出。這個社會在父權主義的威儀還有千百代女子的代代相傳教誨,把原諒跟容忍當成了女子的責任,而非愛的責任。


並且媽媽跟社會從來沒有告訴我們女子要理智。在感情婚姻出問題時,當然會有情緒暴動,但發泄完了依然必須冷靜下來,辨明是非,再對症下藥,或快刀斬亂麻。「謝謝你,勾引我老公」這篇文章乍看之下寫的非常冷靜理性,同時又兼俱了感性元素這個催淚彈,書寫功力值得稱讚。但如果仔細看的話,我個人會覺得很做作。文章第二段就誠懇的感謝第三者「在许多个寂寞无聊的日子里陪伴着我老公。」因為「人真的很奇怪,会莫名其妙地在人群中感到孤独,会无缘无故地在黄昏的时候伤感,哪怕他衣食无忧,且有娇妻爱子相伴左右。」但親愛的女子們我想說的是,寂寞不是放縱的借口,寂寞從來不是任何籍口。你的兒子如果說他寂寞不想唸書你應該會把他打一頓,而不是說好吧那你休學在家吧我原諒你;你的下屬如果說老闆我好寂寞,可不可放一年有薪假期四處旅行安撫我的寂寞,你會批准還是把他開除掉?


人當然會感到寂寞,但是我們的情緒裡之所以會有意志力定力理性,就是為了讓我們控制自己的寂寞及脆弱,不影響或繼續到原本的生活。換句話說,寂寞是為了讓我們思考,看清自己的缺乏,然後戰勝它變得更堅強。並且如果你老公寂寞,沒理由一定要去找其他女人啊,他是你老公耶可以來找妳,你們可以一起做一些事情讓對方的生活不無聊。而如果妳太忙他找不到妳,可以去做其他事情吧,看電影、找朋友打牌、看書、聽音樂、打球、旅行、畫畫、滑水、喝酒、睡覺、排拼圖,我才不相信找不到事情做。如果說老夫老妻生活悶了對方感到厭倦,即使寂寞也不想找你,如文章裡面那麼寫「俗话说的好︰再好的鱼肉吃多了,也还是想尝尝大白菜的味道;再好的老婆处久了,也还是想知道别的女人的风韵。」這那是哪門子的引用啊,愛情又不是吃飯,現實生活中人們都常常為吃飯要吃什麼想破頭了。愛情及婚姻本身的本質,就是一男一女在一起,就是要彼此珍惜、相愛、尊重,忠誠是最基本的尊重,付出是對對方的感激及回應,如此造就愛情及婚姻的價值。有時即使心生邪念面對誘惑幾乎無法抗拒,也會因為對對方的珍惜及尊重而懸崖勒馬,或者回頭是岸。已經選擇在一段關係裡面穩定下來,就沒有借口及權利再去拈花惹草,吃膩了魚想要吃大白菜,麻煩先對魚說對不起此情不再拜拜,然後才可以把自己塞進大白菜的溫柔鄉裡,這才是有guts的男子漢。可能有的男人會可憐兮兮的問難道我要永遠吃這一盤菜?哈囉,感情是兩個人的事,兩個人一起決定要怎麼煮怎麼吃,什麼叫你要永遠吃同樣一盤菜?可不可以別再用睾丸換用眼睛看一下世界,看看你的女友老婆也是永遠吃同樣一盤菜,人家有覺委屈嗎有在靠妖嗎?


我是覺得女子在遭受愛情變故時,大可不必潑婦罵街逢人就哭哭啼啼抱怨唯恐全天下不知。但是也不用特意表現得大方,還向第三者道謝謝謝你照顧我老公,向老公說謝謝你曾經給過我的美好。他們才需要感謝你的成全,向你跪下來叩三百個響頭都還嫌少。別人稱讚你大方懂事,處理圓滑有什麼用,你心裡的血還是一直在流,你失去的也不會因此全部回來。人生沒有很長,這一趟又跌得那麼重,還站不起來用爬的也要往前走。從此自己生活得更好,才是最佳報復。那種人渣去理會他幹嘛,吃飽沒事做啊。


有句話這樣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換一個說法︰欲消其罪,何患無辭。這篇文章就是如此,不斷的在為男人找合理的說法,也在給自己找原諒的理由。是想騙誰啊,只是想說服自己而已吧。其中一段寫︰「男人经不起诱惑,尤其是美丽女人的诱惑,我老公也是个凡人,经不起。」那我問你,有人開車撞死了你老媽,因為經不起快感的誘惑;有了毀了你的容,因為經不起想要虐殺別人的誘惑,你會對警察說他也只是一個凡人,經不起,唉,算了吧?經不起這整句話又再替男人的罪行加一個冠冕堂皇的正當理由,男人會說對啊對啊我也很無奈說,我經過萬般掙扎呢。屁啦,你知道什麼才叫真正的天人交戰嗎?去問一下為了保持體重或減肥而好久好久沒有吃飽的女人吧,很多時候都餓得眼前經過的人全部化身熱狗飯團漢堡。食物在自己眼前卻不能碰,比世界上的距離遙遠好多好多倍。


其實我最不喜歡這篇文章的原因,是其通篇都是以「犧牲」為己任、以「老公的幸福」為最大考量,意思就是只要男人可以幸福快樂,我什麼都願意什麼願意,為你~。真是夠了。王菲這好聽到不行的成名曲不是用來這樣詮譯的,我什麼都願意是一種意境,現實中依然必須心清目明。什麼叫「在异地他乡,能有人陪他,也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我只是想让他的生活不痛苦不空白。」「也许他会感觉到对我的伤害,其实只要不以为这是伤害,它就不是伤害。他善意的隐瞒,隐瞒绝对不是欺骗,那就是他不想伤害我。」什麼叫「我知道,如果我温柔,他就会感受不到辣;如果我安静,他就会感受不到酸;如果我风骚,他就感受不到甜;如果我善良,他就感受不到苦。而我不想让他的感受有缺憾,不想让他在没有我的日子里忍受煎熬。」救命啊,女人,妳是人生父母養,他也是人生父母養,沒有誰比誰高尚,妳何必把自己放在關係裡面的從屬地位?妳何必把自己放在他的腳下,視自己為擦腳布,他在外斬完千人回來,才在妳身上搖下一身塵埃?只要他幸福,妳就幸福。妳確定嗎?那妳為何還是常常哭,常常心力交瘁,常常痛不欲生?妳確定只要他幸福妳就會幸福?


別楚楚含淚說沒辦法,一切都是因為愛。原諒別人寬容別人是美德,但是盲目的原諒寬容一點都不道德。我甚至會說一點都不值得同情。妳要搞清楚,不斷的原諒到底是因為愛,還是只是潛意識裡面在習慣性的實踐父權社會強加在女人身上的觀念︰原諒跟容忍是女子的責任。我必須說很多時候真是這樣的,這是父權社會對我們身為女人的期待︰無限度並且即刻的原諒跟容忍。像我曾被某任交往對象家暴,竟然幾乎所有共同的朋友都覺得應該原諒他,跟他繼續當朋友,說他只是喝醉了,說他還關心我,一切都會過去有的沒的。然後打人者本身還寫信來說我們還可以當朋友嗎?我還想跟你聊天,一起出去玩。幹,我拿你的頭去撞牆打一頓再跟你這些話你會做何感想。所以我要說的是︰父權社會期待我們女人能夠無限度並且即刻的原諒跟容忍,但原諒跟容忍絕對不是女子的責任,表現大方堅強也絕對不是女子的責任。如果我真的走過創傷痊癒了,是因為我自己的力量,我有那個能力去更好經營自己的生命,事過境遷也是我自己的努力,與任何人都沒有關係,除了在過程中給予我幫助支持鼓勵的人。


所以女人,可不可以好好發展一下健康的愛情觀?更應該的是好好發展一下愛情以外的世界?不要傻傻苦苦的付出犧牲一切只為別人愛你疼你,不要讓男人以愛之名繼續傷害踐踏自己。像那聞名遐邇的廣告詞︰妳值得擁有。妳值得擁有的不僅僅是愛情,而是美好的生命,即使沒有愛情的生命。

給我,我想要的生活。


和大學姊妹淘見面,問起她們的夢想。


夢想這個詞似乎太廣,又或太虛幻仿彿存在於另一個宇宙。然後我換一個方式問︰妳們還有什麼想做但沒做的事。


希說,大概是出國去看看吧。佳說,去日本留學。貝說,也是出國吧,雖然我現在在美國唸書,卻後悔了,因為很寂寞又很辛苦。


我笑一笑。她們並沒有反問有關於我。我呢我有沒有夢想呢。常常有人跟我說you look like a girl that have everything;也常常有人跟我說you look like a girl that will go for it。我常常也只能微笑,有時解釋就變成了否定,不能全然否定只好以沉默讓別人跟真相保持距離。


而到底我是不是a girl that have everything,到底我是不是a girl that will go for it。yes and no,是與不是。擁有這個詞非常詭異,它在陳述一種屬於狀態。但其實沒有什麼東西是真正屬於我們的,我們只是從命運的手心裡借來一用。若說工作,失業的可能性永遠存在。若說關係,不管是愛情、親情、友情裡遇到的人,生離死別總會在某一個時間點等你。若說感受,在變故來襲可能凋零或摧毀。若說金錢,遇劫屋子進賊,銀行可能倒閉存款一夜之間化為烏有。若說健康、生命、肢體,意外無所不在。


也許可能會有人覺得我這般描寫太誇張消極。但擁有及失去一直以一種很對等的狀況存在著,只是大部份時候我們一直都忽略了這個事實,總是對擁有太在乎對失去太恐懼。我是了解了卻沒能超脫到哪裡去,只能告訴自己活著是無比驚險的一件事,要以一種玩樂而開闊的態度讓它變得有趣。好像身處一片陌生沙灘,並不知會撿拾到美麗的貝殼,或不小心碰到棘冠海星毒發身亡。怎樣都好。


怎樣都好。我還真試過走過大廈樓下差點被天外飛來的電視機砸中,在香港。趕快躲進路邊商店,還沒平靜下來緊接著掉下男女內衣褲、仙人掌盆栽、塑膠杯、枕頭、衛生棉等等,整個家能擁有的東西灑了一地。還在目瞪口呆,商店老闆說佢地成日係甘,成日吵成日丟,吵完落來撿,不過電視機還是第一次丟,新劇情。老闆說畢哈哈大笑,我也笑。乏味裡偶有新意,怎樣都好,這就是生活。


所以我呢我有沒有夢想呢。曾經最想做的事情是旅行,後來真的很用力的去實踐起來。在我還未能完全離開自己所常駐的地區,薪水付完房貸車貸就全部都拿去旅行,努力書寫接案以獲得更多旅行資金。有時任性得只是一個週末,也要躲在其他國度某一個小島或小城市裡。連續數年如此下來,不再年輕不再精力充沛如往常,對於旅行的近乎焦慮的慾望也在某一層面被滿足。邁入今年,旅行大部份都是有配合某個目的性,例如國際影展、例如跳舞。另外也是注意力的轉移,我留在這個國度跳舞。我喜歡跳探戈時靠在陌生人懷裡感受他們身體的指令聽他們呼吸中的秘密,也喜歡在鋼管上練出許多淤青挑戰受傷挑戰有限的力氣。


但並沒有夢想成為一個頂尖的舞者。事實上在任何事情上我從來都不想成為第一名或超群,光輝讓別人去搶壓力讓別人去背,我只想享受當下給予我的歡愉,這樣而已。


我也曾夢想出版幾本書,專職寫作,有喜歡我的讀者。但後來書寫變成了生活的一部份,很習慣拿起筆就可以寫,只是寫得好或寫得爛的問題。我也曾夢想過愛情,飛蛾撲火之後發現愛情是一件不能夢想的事情,它太固執了,會來就是會來,不會來盼望到下個世紀也不會輪到你。法國詩人Paul Valéry那麼寫︰The best way to make your dreams come true is to wake up,讓夢想成真的最好方法就是醒來吧。不見得是一種幻滅,也許夢想,或者應該說擁有其可行性的夢想到最後,都將被除掉表象上的難以觸碰變得實際 — 更多時候,是由自己把它轉換成一種貼近生活的形態。自己並不會用「夢想成真」那麼華麗而歡樂的字眼來形容,因為除了當事人無人能知曉過程中實際付出了多少努力及血汗眼淚。


平凡女子如我,年近三十。很堅定,也很懶散。沒有夢想,只有幾件想做的事情。


 


 


(標題來自雷光夏的歌曲【第36個故事】。圖片來自smvblog.com)


 


 

我愛你,抽著煙的塞日甘斯布。


昨晚重聽zazie於1995年發行的專輯Zen,在專輯第五首"Je t’aime mais" 聽到Gainsbarre,即已逝法國音樂教父serge gainsbourg的小名。仔細研究歌詞加上網查資料,果真是獻給serge gainsbourg的歌曲。


Zazie的"Je t’aime mais"(我愛你,但是) ,歌名應該是效仿serge gainsbourg於1969年暢銷名曲"Je t’aime, moi non plus"(我愛你,我並不)。這首充滿性暗示的"Je t’aime, moi non plus"詳細介紹及歌詞翻譯請點這裡。回到Zazie的這首"Je t’aime mais",除了歌名,在編曲上也採用同樣的元素及類似的節奏,zazie在唱法上也大量使用氣音,以更接近serge gainsbourg的呢喃歌唱法。


被戲稱「醜得像海龜」,自大驕傲壞脾氣又任性,總是拎著一盒廉价的Gitanes酗煙酗酒,卻依然能縱橫法文樂壇呼風喚雨的serge gainsbourg,詳細介紹請點這裡


歌曲試聽聯結︰http://www.youtube.com/watch?v=SdFuk727lV0   (誰可以告訴我怎樣在改版後的修改html碼?我沒辦法直接貼youtube影片聯結)


 


Je t’aime mais  我愛你,但是
Paroles et Musique︰Zazie
翻譯︰hermoso




Je t’aime oui je t’aime mais   我愛你,是的。我愛你,但是
Ça met ta vie que tu le sais  愛造就你的生命 (*1),你心知肚明
Je t’aime ça oui je l’admets 我愛你,是的。我承認
Mais comment faire désormais  但從今以後該如何延續
Tu n’es plus là  你不復蹤跡


Et les mots comme ça  並且如此這般的詞彙
Ça se dit pas à l’imparfait  不能以未完成過去式來陳述
Quand ce n’est pas toi qui les dit  當它們不是出自於你
Ces mots dépassés  那些超凡的文字
Se Gainsbarre en fumée  那個抽著煙的塞日甘斯布


Je t’aime oui je t’aime mais 我愛你,是的。我愛你,但是
Ça met ta vie que tu le sais  愛造就你的生命,你心知肚明
Je t’aime oui puis après 我愛你,是的。持續不息
C’est pas nouveau et c’est pas gai   直到它不再嶄新,不再歡愉
Tu n’es plus là 你不復蹤跡


Et les gars comme toi  像你這樣的男子
J’en connais pas  我從未見識
Des mecs plus ultras 如此極端的男子
Dire que tu bois de l’eau de là pendant qu’ici bas(*2) 你說何處水流得低,就在何處喝水
J’me Gainsbarre en fumée  我是抽著煙的塞日甘斯布


Je t’aime oui je t’aime mais 我愛你,是的。我愛你,但是
C’est tout l’effet que ça te fait  這是所有你應得的結局
Je t’aime oui mais sans succès 我愛你,是的,但沒有成功
Et dire que toi tu en avais  確切的說你或多或少
A nous revendre  les mots comme ça  把這樣的文字轉售給我們
Ça ce dit pas à l’imparfait  不能以未完成過去式來陳述的文字
J’aurais aimé te dire en vrai 我非常想要告訴你事實
Ces mots démodés 那些不怎麼時髦的字句
Mais Gainsbarre en fumée  但是抽著煙的塞日甘斯布


Les mots comme ça  如此這般的文字
Ça se dit pas à l’imparfait  不能以未完成過去式來陳述的文字
Si tu savais comme ces mots là  如果你知道這樣的詞彙
Ne se démodent pas  將永不過時

Quand c’est toi qui les dit 當它們出自於你


Je t’aime oui je t’aime mais 我愛你,是的。我愛你,但是
Je t’aime oui mais sans succès 我愛你,是的,但沒有成功
Repose en paix 安息吧



 


*1)Ça met ta vie 我思考了很久這句應該怎麼翻譯,因為光從字面上就有很多可能。逐字分析的話,Ça 承接自上一句意指愛;Met,原型動詞為mettre,意思為放、置,動詞變化之後分別為︰je mets (我放),tu mets(你放), il/elle met (他/她放),nous mettons (我們放)等等。Ta vie是你的生命。


Ça met ta vie如果直接翻譯的話,應該是它(愛)放在你生命。但我後來想了很久,根據塞日甘斯布這種「為愛而活以愛為先」的浪漫任性的過了頭的個性,翻譯成愛造就你的生命也許比較正確。有其他想法的朋友可以提出來討論。


2) Dire que tu bois de l’eau de là pendant qu’ici bas。按照字面上的翻譯是,你說何處水流得低,就在何處喝水。我個人覺得,除了可以看出塞日甘斯布的享樂主義態度之外,也在暗示塞日甘斯布肆意任己墮落。


 


 


 

活該的寂寞。


亦舒短篇小说《男友》中有那麼一段,女主角久久未有男友,身邊親友都為她著急想為她牽線。她懶懶的滿不在乎,好友咪咪問她︰“周末你干什么?”女主角回答︰“与同事吃午饭,然后逛公司。”


“多无聊。”咪咪说:“你多久没穿跳舞裙子了?那么一付好身材,白白的浪费掉。多久没到浅水湾酒店看影树走沙滩?多久没到一個好的法国餐厅吃烛光晚餐?多久没有人向你低低的说‘你今天真美?’多久——”
  
女主角笑著接下去:“多久没收到花束糖果了?多久没人轻轻的抚摸我的头发了……别再说下去,我都快哭了。” 咪咪咒她︰“你这个人活该寂寞!”


短短一段對話,精妙寫實,看了多會心。雖然故事的最後,女主角依然遇到真命天子,但亦舒的小說總是這樣,當女主角不再追尋,合心意的男子將會出現。讀者看完然後笑一笑,奇跡只發生在小說裡,合上書,回到現實。


其實我相信奇跡。我想我們都應該相信奇跡,只是同時應該有一個認知︰奇跡大多數時候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如我們聽說的誰多年的守候終於得嘗眷屬,誰歷盡艱辛尋獲幸福,誰如何誰又如何 — 我們聽說也親眼見過,只是自己不太遇過。坦白說我現在希望出現的奇跡其實極度微不足道卻又實際︰工作順利— 是的,工作順利是很大的奇跡,職場若不刀光劍影就是乏味無趣。另外就是在跳舞上突飛猛進,這樣而已,但那也需要靠很多很多的練習。所以呵,若瞬間抵達超高水平則真的是奇跡啊,以我這般拙劣資質來說。


小潘前幾天在msn上跟我說︰「我覺得妳該停止一些手上的動作。例如跳舞、例如閱讀。妳完全沉浸在裡面,完全與這個世界脫節,這樣是不對的。」不等我的回應他就說了再見然後下線。我關掉視窗,笑一笑。想起過去他竭力對我好,我總是把跳舞跟閱讀放在第一優先︰我想看完這本書,先不要跟我說話;今晚不想出去明天要早起跑步;明晚有跳舞,星期三晚上有milonga,星期四要練習,下週末有表演,兩個星期後的星期五有兩個小時可以吃晚餐… 諸如此類的不斷把他的邀約拒絕或往後推,狠狠傷了他的自尊。咪咪那句詛咒可以套在我身上︰“你这个人活该寂寞!”


而我寂寞嗎,好問題呢。怎麼去定義寂寞呢,寂寞是不是光鮮亮麗的外表下,其實每天晚上抵家面對四面牆,習慣性的開瓶酒喝上幾杯。寂寞是不是聽情歌會掉眼淚,看見別人的圓滿會感傷。寂寞是不是寧願待在家看肥皂劇也不要跟無聊男子約會。


寂寞是不是會常常忽然發起呆來。寂寞是不是獨自去旅行,心裡依然有想要和別人分享眼前的美景迎面而來的卻是空氣的嘆息。寂寞是不是會偶爾跟誰回家去,做幾場沒什麼感情的愛,臣服於被觸摸擁抱的慾望。寂寞是不是半夜醒來再也睡不著於是漫無目的的凝視自己的藏書及CD。寂寞是不是忽然會站在人潮擁擠的街頭然後有想要放聲大哭的衝動。寂寞是不是會蹲在街燈下跟流浪貓流浪狗玩耍然後說很久很久的話。寂寞是不是生病時特別脆弱,忽然想好像有一個能照顧自己的人也不錯。寂寞是不是打開電腦沒有人寫電郵給自己msn安安靜靜的然後覺得正常。寂寞是不是嘗試去和別人溝通然後感到空洞。


寂寞是不是在夜間安安靜靜的卸妝,看見自己臉上的皺紋,想到自己不再青春,逐漸老了,卻還是孓然一身。寂寞是不是懂得如何讓自己快樂懂得過了頭。寂寞是不是不斷告訴自己要勇敢堅強的面對任何事情。寂寞是不是不斷告訴自己要抵擋誘惑。寂寞是不是不斷告訴自己別焦躁。寂寞是不是不斷告訴自己要停止羨慕。寂寞是不是不斷告訴自己要以別人的經歷為前車之鑒。寂寞是不是不斷告訴自己不要哭要微笑。寂寞是不是不斷告訴自己一個人並沒有不好。寂寞是不是在不斷告訴自己一些什麼。


寂寞是不是別人說自己越來越美麗自己卻越來越孤寂。寂寞是不是還會退縮因為害怕新傷痕。寂寞是不是像萬芳唱的︰「我看見快樂在對我笑/像風飄搖/我卻要不了」。


好吧,偶爾我的確寂寞得快死掉。但那又如何呢。


坦白說我對於小潘以及其他掉頭而去的男子從來沒有後悔,坦白說我也不怪他們。我想小潘的建議是可以參考的。只是我和他屬於不一樣的個體,沒有誰比誰好。他的世界,他那所謂開闊的世界,有很多朋友,很多問候,很多交流,很多很多人事物。我不曉得是他們習慣了那種多,或者他們需要那種多。這個世界的確大,卻不見得可以把所有人容納。擠不進、或曾嘗試然後放棄、或從來久沒想擠進去的,就選擇退到邊緣,自己給自己的心築一個小小空間,需要時就去有人的地方撿拾一些溫暖及人的氣息如小鳥撿拾餅乾脅,很輕很輕。


所以,我的世界是很封閉又很微小的,也許除了跳舞及閱讀,還有一些寫作,就什麼都沒有了。餘下的情緒,因為微小反而顯得安靜。小小空間依然有天災人禍,有時是出於自省,有時是所有微小情緒撞擊在一起產生的大氣流。讓眼睛下一場雨,醒來又見晴朗。


是否記得寂寞初臨時那麼洶湧如不斷打來的海潮,泳技再好也全然無能為力,或是直接放棄求生。你將昏厥了過去,睜開眼睛,有些什麼已經死了,另一些什麼因此得以活著。立起身體,死了的那部份讓自己在水面上行走。反正都已經死在寂寞汪洋裡,化身水鬼,再也不怕水。


而我如今的寂寞,是不是。寂寞是不是,我依然渴望有一天,你會走進我的小小空間,我們在我的小小空間或你把我帶到你的小小空間我們一起生活。寂寞是不是,我必須壓抑渴望。寂寞是不是無論我再如何壓抑卻依然渴望有一天你會走進我的小小空間,我們在我的小小空間或你把我帶到你的小小空間,我們一起生活。


你在哪裡呢。可不可以給我一個奇跡,可不可以來到我的寂寞裡。


 

Die Küche, der Kuchen oder die kühe? 廚房、蛋糕或者牛?


大學時曾問一個在發呆的同學︰你是不是有心事?同學想了一下回答︰有啊,左眼兩百度,右眼四百。我愣了一下,人家明明問你是不是有心事而不是有沒有近視。我的中文咬字是不是有含糊到這種地步啊啊啊啊啊啊。


類似的慘劇發生在剛開始學德文時。我總沒辦法把Die Küche(廚房,陰性)、der Kuchen (蛋糕,陽性)以及 die Kühe(牛的複數型,牛的單數屬陰性,die Kuh)的發音,做一個很清楚的區別,因此常出現我明明在說蛋糕,老師卻聽成廚房;當我在說廚房,老師卻以為我在說牛的狀況。那天在溫習德文時忽然想到,假設有三個人在聊天,對話的主題是一項音似意異的東西,三個人聊得很起勁,但實際上三個人都在說不同的東西,造成大混亂多好玩。當下嗨起來丟開一切著手開始寫,越寫自己越開心,也不知道在興奮個什麼勁。


但寫完之後心想,這段對話其實不太可能發生。因為這段包括了現在式和現在完成式的對話,在其詞性既陰性陽性中性的不定冠詞(ein,類似英文的a)上,為了表達其實際意義而根據其直接受格(Akkusativ)以及間接受格( Dativ)上的變化,已經可以把廚房、蛋糕、牛區別出來。例如︰eine Küche(一個廚房),einen Kuchen(一塊蛋糕),Kühe(很多牛,複數不加冠詞),只要字尾的發音夠清楚,意思就能很清晰。所以結論是︰我的德文弱到一個極點。


我的德文老師馬克看完這段對話,脫口而出︰Ridiculous。然後很紳士的喝了一口咖啡,十分鐘後又緩緩說︰「你們華人的想法果然跟我們不一樣。」


 


 


Die Küche, der Kuchen oder die kühe? 廚房、蛋糕或者牛?


Anna:  Am Wochenende habe ich eine Küche gekauft.
安娜︰我上週末買了一個廚房說。


Svenja: Da ist gut. Wie tauer ist der Kuchen?
史芬嘉︰那很好啊,那塊蛋糕多少錢?


Anna: 5000 euro.
安娜︰5000歐元。


Svenja: Wie bitte?
史芬嘉︰你說什麼?


Anna: 5000 euro.
安娜︰5000歐元。


Svenja: Was? 5000 euro für einen Kuchen?
史芬嘉︰什麼? 一塊蛋糕5000歐元?


Anna: Warum nicht? Die Küche ist originell und modern!
安娜︰有何不可?那可是一個別致又現代化的廚房呢!


Svenja: Ich kann nicht glauben! 5000 euro für einen Kuchen!
史芬嘉︰我真不能相信!一塊蛋糕5000歐元!


Marc: Was quackt ihr?
馬克︰你們在聊什麼?


Svenja: Kuchen! Anna hat einen Kuchen für 5000 euro gekauft!
史芬嘉︰蛋糕!安娜花5000歐元買了一塊蛋糕!


Marc: Was? Kühe für 5000 euro? Wie viel Kühe hast du gekauft?
馬克︰什麼?花5000歐元買牛?你到底買了多少頭牛?


Anna: Nur eine Küche, aber sie ist sehr Originell und modern!
安娜︰只買了一個廚房。但那可是一個別致又現代化的廚房喔!


Marc: Was? Kühe sind Originell und modern?
馬克︰別致又現代化的牛?


Anna: Und das ist Rosa!
安娜︰而且還是粉紅色的哦!


Marc: Rosa Kühe?
馬克︰粉紅色的牛?


Svenja: Nein, nein, sie hat über den Kuchen gesprochen.
史芬嘉︰不是啦,她是在說蛋糕!


Anna: Nein, ich habe über die Küche von IKEA.
安娜︰不是啦,我在說我在IKEA買的廚房。


Svenja: Verkauft IKEA den Kuchen? ich weiß nicht!
史芬嘉︰IKEA有賣蛋糕?我怎麼不知道? (注︰IKEA真的有在賣蛋糕,我寫的時候忘了)


Marc:  Ich weiß nicht auch, dass IKEA verkauft Kühe. Rosa Kühe! Ist das ein neuer bauernhof heißt IKEA?
馬克︰ 我也不知道IKEA有賣牛,而且還是粉紅色的牛!是不是有個新農場也叫IKEA?


Anna: ….Entschuldigung, ich müss zur toilette gehen.
安娜︰…不好意思,我得去一下洗手間。 (尿遁)